食糖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德国Hohenheim 大学农经系

  

食糖市场在全世界农产品市场中是最受保护的市场之一。几乎在每一个食糖生产国食糖市场都受到某种方式的调节。在“千禧年”WTO贸易协商中,农业贸易自由度日益提高,国际竞争问题也日益突出。根据调查研究,这篇文章对于主要产糖国糖产品的的竞争力进行了分析,包括从大田的甜菜或蔗茎到工厂食糖的整个生产过程。重点集中在不同的因素以及它们对竞争力的影响。最后对将来世界食糖市场的发展和生产因素作了结论。

从本研究涉及的国家中,目前只有巴西、澳大利亚、泰国和部分南非国家能够在世界市场条件下生产食糖。尽管巴西和澳大利亚能够从有利的生态、经济和政治因素方面获益,但在德国高机会成本以及高环境和社会标准支配了食糖工业高效率所带来的利益。在美国部分不利的气候条件和高机会成本一起造成了食糖产品国际竞争力的不足。泰国和南非低下的生产效率使得低收入、较低的环境和社会标准失去平衡。没有标准的环境和社会规则,世界市场的自由贸易会加强食糖生产从甜菜区向具有有利的自然、经济和政治条件的甘蔗种植区转移。                   

   

食糖市场在全世界农产品市场中是最受保护的市场之一。几乎在每一个食糖生产国食糖市场都受到某种方式的调节。随着世界农业贸易日益全球化和自由化将作为“千禧年”WTO贸易协商会的一个中心议题被提出,不同产品国际竞争问题日益突出。根据调查研究,这篇文章对于主要产糖国糖产品的的竞争力进行了分析,包括从大田的甜菜或蔗茎到工厂食糖的整个生产过程。重点集中在不同的因素以及它们对竞争力的影响。最后基于自由贸易的设定对将来世界食糖市场的发展和不同的食糖产品作出了结论。

世界食糖市场

世界食糖市场的重要性一方面是工业国家大量需求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气候的原因将甜菜和甘蔗限定集中种植于一定区域的结果。大约有120个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家生产食糖。1998年世界食糖产量1.3亿吨,消费过剩5百万吨,导致世界食糖库存量增加了消费量的40%(WVZ,1999)。通常情况下,食糖进入世界市场上流通是很少量的,仅有大约30%世界食糖产量用于出口,并且几乎每一个国家国内食糖市场受到保护。此外,大约世界食糖出口量的三分之一(3500万吨)是通过签定协议或长期合同进行的。因此只有大约20%的世界食糖产品是在自由贸易条件下进行的。

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食糖生产国是巴西、欧共体、印度(图1),尽管因为他们国内消费重要性的不同而在世界市场上扮演了不同的角色。美国、泰国和澳大利亚尽管生产量相似,但作为食糖进出口国在世界市场上占据了不同的地位。80%以上的世界食糖出口仅由十个最重要食糖出口国(巴西、欧共体、澳大利亚、泰国、古巴、南非等)完成,尽管这种需求量由许多小的进口国决定。

 

1: 1998年食糖的生产与消费(百万吨原糖价格)

 

巴西 欧共体 印度  中国   美国  泰国  墨西哥 澳大  巴基  古巴   南非 土耳其  波兰利亚 斯坦

 

 

 

(来源美国农业部,1999)

竞争理论

 

竞争可以用不同的指标来衡量。尽管支付平衡描述了国与国之间的竞争(NIELSEN 1995),但对于一些分支部门象农业或食品工业等自给自足的产业,价格和市场股份指标常常用于比较衡量。对于更详尽的关于国际、国内各部门之间竞争力的信息,国内资源成本学(DRC)或私人资源成本学(PRC)的方法可以适用。然而,所有这些综合指标刻画了一个静态的形势,而忽略了各部门竞争力不同的原因。

竞争力的概念包括了空间水平(公司水平、贸易部门、国家),和时间水平(短期、长期)。简单地讲,象食糖工业部门的国际竞争力表现了国内公司与国外公司的竞争能力。这种能力基于不同的因素。一方面是公司的成本水平,这受到特定国家的工资水平、利率以及汇率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公司的生产率,与单位成本有关。此外,竞争力也受到政治、税率、法律和补助金的影响。

 

影响食糖生产竞争力的因素

 

田间(甜菜/甘蔗生产)

工厂(加工)

自然因素

-温度

-降雨

-地形

 

-糖产量

-灌排需求

-机械的适用性

 

-压榨活动

经济因素

-劳动力、土地和资金的机会成本

-生产率

 

-工资、土地价格和利率

 

-单位成本

 

-工资、土地价格和利率

 

-单位成本

政治因素

-补助金:-产品价格

         -因素价格

 

-甜菜/甘蔗价格

-水、能量等价格

 

-食糖价格

-水、能量等价格

-税率

-收入、财产和能量等税率

-收入、财产和能量等税率

-法律   -社会标准

-环境标准

-非工资、劳动力成本

-对肥料、杀虫剂规定的使用费用

-非工资、劳动力成本

-对废气、废水规定的排放费用

由于竞争力由不同的因素所决定,对于在当前条件和可自由贸易的市场条件下的食糖生产的结论只能在分析了当前自然、经济和政治条件以及可能的发展变化后得出。因此本文详细分析了不同条件下食糖生产的投入与产出。数据库包括了我们调查的资料、当地研究机构、政府和政治机构的条文,以及著作、法律和统计资料。

食糖生产竞争力

关于食糖生产的国际竞争力,首先对受国家食糖政策影响的产出进行分析。其次,对投入也进行了研究,投入不仅由技术水平、国家因素价格所决定,同时也受到环境和社会标准所制约。

1、食糖政策

不同国家食糖市场法律导致了不同的保护水平。OECD(1998)统计显示了欧共体、美国和波兰三国食糖市场具有最高的国内价格支持,生产者支持评估(PSE)分别达到54%、52%和46%。然而对于澳大利亚,也出现了5%的最低保护水平。对应与不同的保护水平,各国的食糖价格也出现了很大不同(图2)。

2 各国和世界食糖价格(美元/吨糖)(来源USDA,ASMC,SASA,WVZ,1998-1999)

 

在调查的国家中最高的价格保护是欧共体,白糖的干涉价格达到每吨1300德国马克,美国的食糖价格仅次于欧共体,被人为定价,国内食糖市场被进口关税保护。过去,原糖和白糖的售价曾经分别平均达到每吨850德国马克和1000德国马克(USDA,1999)。在波兰、南非和泰国,出口市场几乎完全自由,然而国内价格得到不同程度的支持。基于公开固定的最低价格,波兰和南非白糖当前的整个售价在每吨700和750德国马克之间(SASA,1999)。在国内白糖价格一直恒定在每吨12000铢的泰国,由于流通货币的贬值,使得支持的影响显著降低(每吨520德国马克)。在印度,白糖价格固定在每吨680德国马克,不包括大约三分之一的糖产品,这部分必须以每吨550德国马克提供给穷人。在澳大利亚,食糖价格一般根据世界市场确定。唯一的市场调控手段是为整个澳大利亚食糖市场设立的“单桌频道”(single desk channel,QSC,1998)。几乎完全自由的食糖市场在巴西。巴西大约一半的食糖用于生产酒精产品,除了世界食糖市场,在1983年至1999年间得到较高支持的酒精市场对于巴西国内食糖价格的发展也有很大影响。

2、生产成本

食糖生产成本主要由原材料、运输和加工成本组成,在不同国家所占的份额不同(图3)。加工成本通常在蔗糖工业相对不重要,然而在甜菜糖工业比重很大。整体而言,每吨食糖原材料成本界于120至720 德国马克,加工成本界于100至600 德国马克。由于很少进行副产品加工,巴西每吨食糖生产成本为260德国马克,德国吨糖生产成本达1300 德国马克。

3 食糖生产成本,1997/99(单位:德国马克/100公斤糖)

 

巴西  澳大利亚  泰国   南非   印度    波兰 乌克兰 美国(甘蔗) 美国(甜菜德国 

 

 

 

3、原材料成本

甘蔗实体部分的花费来自于原材料成本,占到总生产成本的40-70%,巴西吨糖原料成本为120德国马克,德国则达到720德国马克。巴西每吨原料蔗生产成本190德国马克、德国每吨甜菜原料生产成本达580德国马克,这种甜菜和甘蔗的生产成本之间的差异相对与农业产出之间的差别要小得多,农业产出与食糖工业原材料成本是一致的。

11997/99 甜菜和甘蔗产量与机会成本(opportunity costs)(DM即德国马克)

 

11997/99 甜菜和甘蔗产量与机会成本(opportunity costs)(DM即德国马克)

[1]德国南部:[2]德国中南部;[3]每公顷甘蔗产量为71.4吨,糖产量为8.2吨;[4]包括运输(产出/投入),美国除外。

资料来源:美国,1999;DPI,1998;MI,1998b;FGV,1997;ORPLANA,2000;VSZ,1997;WVZ,1998;自己调查

注:2001年澳大利亚原糖生产成本为332澳元,甘蔗生产成本201澳元/吨,甘蔗收购价格30.31澳元/吨;2002年甘蔗生产成本估计231澳元左右/吨

 

将土地/劳动力产出和土地/农业劳动力价格加以比较,发现美国效率相当高;泰国,南非和印度生产消耗很少,产量也非常低,与这三个国家相比,德国因素价格高(high factor prices)。澳大利亚土地/劳动力产出最高,加上适宜的经济条件,使其原材料生产具有很高的竞争力。只有巴西勉强超过澳大利亚,特别是在最近流通货币贬值的情况下(especially with the newest currency devaluation)。

4、加工费用

加工费用的必要组成部分来源于劳动力、能源、机械和建筑,大约每吨糖(包括副产品)需要100-600德国马克。

l       劳动力费用

德国吨糖劳动力价格最高,达到180德国马克,几乎是其他国家的两倍。德国劳动力产出为300公斤/小时,仅次于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为330公斤/小时(表2)。另一方面,泰国和南非劳动力价格为10-40德国马克/吨糖,相当低廉,但是其劳动力产出非常低,分别为82公斤/小时和74公斤/小时。与生产力相比,德国劳动力价格比较高,这是基于德国的协议工资比别的国家高的缘故。这表明德国的劳动力机会成本高,同时也是劳动者权益的表现(比如,每年工作天数等)。另外,德国的每小时将近10德国马克的酬劳水平包含比较高的非劳动力消耗工资,表明德国社会保障标准比较高。

2 蔗糖加工业劳动力生产力与劳动力价格

 

甘蔗

巴西

澳大利亚

泰国

南非

印度

美国

劳动力生产力  公斤糖/小时

与德国比较

150

50%

333

110%

82

27%

74

24%

35

12%

264

87%

劳动力价格[1]  工资  德国马克/小时

非工资  德国马克/小时

总计    德国马克/小时

与德国比较

1.10

0.50

1.60

5%

12.76

3.57

16.34

55%

0.70

0.05

0.75

3%

1.93

0.36

2.29

8%

1.13

 

1.13

4%

 

 

19.1

65%

[1]最低工资资料来源:自己调查,各种劳动力 acts 和蔗糖工业帮助

 

l       能源消耗

蔗糖工业有可能将副产品蔗渣烧掉。甜菜糖工业燃料费用为每吨糖30-70德国马克,具体费用要看能源价格和能源利用效率。以同样价格计算,由于能量利用效率比较低,波兰的燃料耗费为50-60德国马克,是德国的两倍。德国甜菜糖业能量需求为每吨糖29KWH,而波兰为42KWH,其能量利用效率比德国大约低30%。另外,波兰的比较低的吨甜菜糖产量导致了比较高的吨糖能量消耗。对于蔗糖工业而言,能量利用效率更低,因为蔗渣一般并不缺乏。

l       机械和建筑消耗

德国糖料加工费用的必要组成部分来自机械和房产的折旧和维护。德国吨糖耗费达到300德国马克,是其他国家平均水平的三倍,是南非和泰国的十倍。这种折旧费上的巨大差异主要在于压榨期的长短。南非甘蔗的收获可以从3月进行的12月,榨期长达300/年,而德国的甜菜收获加工大约为90/年,时间很短(表3)。因此,德国生产一吨糖的加工能力要达到南非的三倍。另外,与其他产糖国家相比,德国在房产、设备、装修和代表着潜在储备能力的技术标准及当前设备价值方面的开销相当高。此外,考虑的环境问题,德国糖业在气体排放、废水处理等方面的机械设备的消耗也是相当高的。

 

 

 

 

3 蔗糖加工业结构和技术标准 1997/99

 

甘蔗

巴西3

澳大利亚

泰国

南非

印度

美国

榨期[]

时间跨度[月份]

240

4-12

160-180

7-12

120

11-2

240-300

3-12

117-206

11-45

10-76

100-150

10-127

10-48

工厂[数目]

236

29

46

15

400

32

压榨能力-每个工厂[/]

5200

8600

10000

5100

2253

 

TCD9- 总计[/]

1230000

249400

460000

76500

901200

 

糖生产[百万吨原料价值]

15.1

4.874

5.227

2.808

15.5

3.09

利用能力[吨糖/TCD9]

24.64

19.5

11.4

36.7

17.2

 

当前价值

环境标准

/

[1]红河谷(Minnesota/北卡)(230);[2]加利弗尼亚(200);[3]中部/南部;[4]包括酒精生产在内;[5]Utter Pradesh(117);[6]Tamil Nadu(206);[7]露易斯安那(100);弗罗里达(150);[9]每天压榨吨数

资料来源:USDA(1999);ZUCKER WIRTSCHAFT(var.年);MI(1998a);SASA(1999);Anuario Jornal Cana 98/99;Pospelowa and SCHINKE(1997);自己调查

总结和结论

本研究所提到的国家中,巴西和澳大利亚是仅有的两个具有自由的非保护糖料市场的国家。而在其他国家,至少国内市场受到各种条款影响。生产消耗的比较结果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有巴西,澳大利亚,泰国和南非部分地区能够以国际市场价格进行糖料生产。

巴西和澳大利亚得益于适宜的自然、经济和政治环境。而德国糖业的高效率所带来的好处却被高的机会成本和高的社会、环境标准占据着。在美国,部分地区不利的气候条件和高的机会成本导致其糖业生国际产竞争能力的不足。泰国,南非,印度,波兰和乌克兰的低下的生产力被其低工资和相对低的社会和环境标准所抵消。波兰和乌克兰主要是因为加工效率抵,导致糖生产成本提高。印度糖业发展的阻力几乎全部来自于印度政府对甘蔗和糖价的限制和工业结构发展问题。

不同区域因素对糖业生产竞争力的影响

区域因子

甜菜

甘蔗

波兰

乌克兰

美国

德国

巴西

澳大利亚

泰国

南非

印度

美国

 

大田(甜菜头和甘蔗产量

自然条件

温度

降水

地形

经济条件

土地生产力

劳动力生产力

土地价格

工资

政治因素

价格支持

能源税

社会标准

环境标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工厂(加工)

自然条件

压榨期

经济条件

劳动力生产力

能量利用效率

土地价格

工资

政治因素

价格支持

能源税

社会标准

环境标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竞争力有利的因素;-对竞争力不利的因素

根据这些结果,可以推断出世界糖业市场将获得解放。受到影响的国家将分成胜利者和失败者四个群体。首先,象巴西、澳大利亚、泰国和南非这样的国家,生产成本低,自然环境、经济环境和政治环境适宜,在糖业市场开放后,明显将成为优胜者。那么对于自然、政治和经济都不利于甘蔗和甜菜生产的地区而言,国际糖业市场的开放将导致其糖生产下降。另一方面,这对于美国,尤其是欧洲,是可以预见的。另一方面,很多小的缺乏竞争力的蔗糖生产国,通常为发展中国家,目前正得益与美国和欧洲糖保护价格的有利进口配额,市场开放后,这些国家将遭殃。对于另外一个重要的糖生产国家群体来说,由于具有潜在的大量的甘蔗种植面积、适宜是自然条件以及目前生产不足情况的存在,要处理大量的糖生产储备,其糖生产前景难以预料。对于大的甘蔗生产国如印度、中国和古巴以及重要的甜菜生产国如中东地区(欧洲中部和东部),情况的确如此。那么,生产力的增长和开放后的国际失常参与能力主要取决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政策变动,这在近期还难以预料。第四个群体包括所有的糖进口国家,这些国家在时常放开后将受到糖价增加及不稳定的影响。

    如果没有标准的环境和社会调控措施,国际市场的解放将使糖生产从不适宜甜菜和甘蔗种植的地区向自然条件良好,政治和经济环境适宜的地区推移。但是,由于自然条件限制和竞争性作物,大多数在国际市场上占主导地位的国家,对糖生产扩张的影响能力有限。对于泰国,东南亚,中美和南非,情况更是如此。只有澳大利亚和巴西具有比较高的甘蔗增产能力,尤其是巴西,这是将来国际糖料市场的最不稳定因素。高潜力的甘蔗种植面积和生产糖及酒精的巨大能力允许巴西对国际糖市场供应的波动。